上海美术培训班、聘用教学经验丰富的优秀讲师进行授课

2019-05-12 浏览(1 喜欢(0
类别:
美术
交易地点:
松江 - 九亭
认证情况:
联系人:
上海非凡学院干老师
查看联系方式

详情描述

美术初级素描:
透,视原理(一点二点三点透,视)、点线面构成元素、基础素描技法、设计构成、素描原理
美术初级水粉:
水粉技法、静物写生、水果组合、设计构成、色彩原理、配色能力、审美观念学习
美术中级素描:
复杂几何体、结构设计素描、石膏五官、快速写生和画图、复杂…
查看更多 组合设计、快速给图设计
美术中级水粉:
复杂的配色能力、色彩构成要素、审美观、定位的配色能力、复杂静物色彩、风景色彩等
美术高级素描:
针对人体、石膏头像、真人头像、快速写生的训练、现场临摹写真训练等
美术高级水粉:
复杂静物色彩、户外场景、室内场景、复杂组合体、提高审美能力、欣赏能力、配色能力
。。。。。。。。。。。。。。。。。。。。。。。。。。。。。。。。。。。。。。。。。。。。。。。。。。。。。。。。。。。。。。。。。。。。。。。
美术知识分享:邓明谈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旧事
曾任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上海画报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的邓明先生,zui近出版了《守望丹青》一书,从沈周到黄胄,共画了一百位中国艺术家,可谓“一个人的中国美术史”。这位久以学者型编辑著称的出版家曾从事美术出版工作达三十年之久。在这三十年间,他曾亲身经历“文革”之后、改开之初的上海美术新动向,也亲手出版了为数众多的有着重大影响的美术书籍,可谓相关历史行程的见证者和推动者。在这篇访谈中,他畅谈了自己所经历的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旧事。
想先从您的个人经历谈起。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书画的?
邓明:我从小就喜欢书画,记得五六岁就开始写大楷,我父母都是工人,但是敬重文化,也希望我多学点文化。我的书法从小是家母教的。她和胡问遂先生曾经是南汇通用机器厂同事。
我中学在大同中学就读。大同中学的美工组很有特色,当时有个说法,美工组是美专的预备班,但凡是美工组的人,后来很多都考上了美专。我们受的训练非常正规,老师毕业于行知艺术师范,叫张文祺,张老师同时也兼我所在初一(1)班的班主任,美术老师担任班主任的很少见。美工组同学里面比较成功的,油画有方世聪,国画有张培础、毛国伦。我入组以后,因为喜欢画画,就以这些学长为榜样,也想走这么一条路。
我很幸运,在大同中学遇到一位非常好的书法老师,叫穆次五,他当时是大同中学的教导主任,和张文祺是好朋友,受张老师之托,屈尊担任我们班书法任课老师。著名学者陈左高也代过我们班的书法课。我初二那年,也就是1965年,在上海市中学生书法比赛获得优胜,进入上海市青年宫第六期书法学习班。每个星期六下午,平时由翁闿运先生教,沈尹默、白蕉、胡问遂也都来教过我们。后来我在上海画报出版社做《实用大字帖》丛书,用的就是沈尹默先生他们教的方法,画出每个字的中锋运笔路线,让初学者根据这个提示来写。这形成了一套规范,全国出版社都跟着做。那些年画报社发奖金的钱,就靠这套书。
看得出来,您从下打下的美术底子很扎实。那么,后来您是怎么进到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呢?
邓明:“文革”期间,我分配在南市区服装鞋帽公司工作。业余一直画画,年年借调到区工人俱乐部担任各种主题展览的筹备制作,还是老西门街心的巨幅毛主席画像及城隍庙殿前广场宣传画的主要画手。读大学,当时的路线是“上管改”——上大学,管大学,改造大学,我们南市区有十个工农兵学员的名额,组织上决定推荐我。我想去复旦新闻系,领导说,你画得这么好,还是去上海师范大学读文艺系吧。现在回忆起来,当时的大学美术教学虽然不够系统,但也有一些非常不错的老师。比如我的一位导师叫孙树湛,北京人,毕业于中央美院。他学的是苏式油画,按照马克西莫夫那一套来。我本来是画国画的,在大学又打下了油画的基础。
和出版社发生联系,是因为一个契机。有位很欣赏我的导师黄若舟教授,上海美专时是来楚生先生的同窗,他研究汉字快写法,出的教材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全国发行量非常大。当时整个上海地区就上海人民出版社这么一个大社,下面有个书法编辑室,打算做《书法》杂志。黄若舟就把我推荐去那里。说起来,《书法》杂志创刊号上有篇《一个活跃的工人业余书法小组——访上海市沪东工人文化宫业余书法组》的文章,作者署名“上海师范大学文艺系工农兵学员”,就是我和同班同学王小音共同采写的。《书法》封面“书法”这两个字,是郭沫若题签,写在一张信纸上,这张签条我过手过。我本来想去《书法》,但我是带薪读书,组织关系还在原来的单位,领导不同意放人,还是回到老单位,做组织人事和美术培训工作。这么一晃就是三年。
然后,又有了一个契机。俞剑华先生编的一部《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文革”前已经打了纸型。四人帮粉碎之后,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打算重启此事,请黄若舟先生审读。老先生那时已七十出头,于是找了两个学生帮忙看稿,一个是中文系的,一个是我。稿子看好以后交给出版社,领导很满意。黄老师告诉出版社说这本书是他的学生看的。出版社领导就问,这个人在哪里,我们要了。黄先生给我写了一封介绍信。我就成功地去了人美社。那是1980年的事情。
1980年,正是“文革”结束不久,改革开放刚刚启动。人美社这样的知名大社,当时是个什么情景?
邓明:第yi天我到组织部门报到,组织部门问我想具体从事什么工作,我说我想创作,画连环画、宣传画都行,组织部门说,不行,我们调你来,就是让你来做美术理论编辑的。于是服从组织安排。我们科室主任叫范志民,是韬奋奖的第yi届得主。他是山东人,父亲好像是民国时期的山东省主席。他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是中共地下党员。范先生把我带到办公室,向大家介绍:“这是新来的大学生尖子,来参加我们科室的。”然后大家站起来鼓掌,就这么一个过程。
我的运气很好,跟了一个先生叫胡海超。他是中央大学艺术系毕业的,湖南益阳人,非常有才华,摘帽右派,刚刚从下放的地方回到出版社不久。跟着他,我获得的帮助非常大,我跟着他天南地北地去拜访的那些名家,都是他的前辈师友。
那个时候,应该很多老先生都还在。您是怎么和他们打交道的?
邓明:我们去向老艺术家组稿,无论这个艺术家地位有多高,只要听说是上海人美的编辑来了,都会热情接待。经历了“文革”之后,他们把人美编辑的到访看作国家新的文化政策的体现,所以我们做编辑的也有职业自豪感。
当时还真是见过不少名家。比如刘开渠、李可染、林散之、钱松喦等。我随胡先生去傅抱石家的时候,傅抱石已经去世了,还是傅师母接待的。我们在黄山拜访了赖少其先生,在天津拜访了孙其峰、溥佐先生等等。后来,为了编《中国美术全集》石刻线画分册,我还跟着王树村、岳凤霞两位先生跑了北方很多地方。两位都是艺术研究院的,王先生还是民间年画的大学者大藏家。我跟着他们四处看石刻,也拜访师友,在西安拜访了王子云先生。


温馨提示: 1.该信息有查发分类用户发布,其真实,合法,有效性有发布者负责,查发分类仅展现供用户浏览。 2.在交易或签订合同前,任何要求预付定金,保证金,转账行动均存在风险,谨防上当受骗。

上海美术相关信息

1/5

猜你喜欢的上海美术信息

1/3

返回
顶部